火球男愈来愈普遍 大联盟正值极端化年代

188bet北京时间2018年5月18日报道,前天(五月九日),水手队投手派克斯顿(James Paxton)投出大联盟本季第三场无安打比赛。如果各位有从今年球季一开始,就追踪大联盟的动态到现在,应该都会有种「怎么好像天天都有『无安打比赛进行中』提醒」的感觉。

从数字上来看,截至五月九日,大联盟今年已经出现多达20场至少投到六局的无安打比赛,而去年一整年也不过24场。海力克森(Jeremy Hellickson)、赫曼(Domingo German)、威廉斯(Trevor Williams)、贾西亚(Jarlin Garcia)、吉布森(Kyle Gibson)等,非一般球迷心目中顶级或前两号先发投手的球员,都曾在本季丢出至少六局的无安打比赛。

过去两季(2016和2017),大联盟共只出现两场无安打比赛,而今年球季还打不满一个半月,就已经出现了三场。没错,2015年是有多达七场无安打比赛,但也没有在五月中前就出现三场。按照今年出现无安打比赛和「六局无安打」的数量和频率,不排除剩馀赛季我们还能看到更多的无安打比赛出炉。

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具宰制力的投手表现,不外乎跟近年的三振浪潮还有打者思维转变有关。笔者在四月底的文章中(大联盟三振率再创历史新高 恐造成负面影响),已经详述了近年三振浪潮的现象,以及打者进攻策略改变推波助澜这个趋势的助长效果。

随著数据分析导入棒球,愈来愈多资讯被挖掘出来,大联盟30支球团都逐渐淘汰过去较无效率的建队思维和场上战术,试图利用新资讯、能创造最大效益的观念,争取竞争优势。而这些趋势变迁带来的结果,就是近期我们常听到的「不要让投手面对同一条打线超过两次」、「先发投手分担局数愈来愈少」、「后援投手表现愈来愈强势」、「愈来愈多打者采取全力挥棒哲学」、「联盟的平均打击仰角提升」等发展。这些发展使得球场上三振、保送、全垒打的数量增加,一般场内球、短程安打的次数减少,连带提高了无安打比赛发生的机率。

而笔者最近又发现了另一个能够佐证上述趋势的具体数据:98英里以上的球数大幅增加。根据《ESPN》的数据统计,到上个周末为止,大联盟投手本季已合力投出2139颗98英里(含)以上的球,照这种累积速率,预计季末结算今年大联盟打者会看到超过20000颗98英里以上的球。如下图所示,这个数量将会是大联盟过去前所未见的。

愈来愈多年轻投手挟著球速动辄三位数的速球,勇闯大联盟。以先发投手来说,近年最知名的莫过于「雷神」辛德贾德(Noah Syndergaard)、洋基火球男塞佛里诺(Luis Severino)、大谷翔平等人。但你知道勇士队的佛提奈维琪(Mike Foltynewicz)、双城队新人罗梅洛(Fernando Romero)、红人队投手卡斯提欧(Luis Castillo)等低知名度投手,也都是直球极速可飙破百英里、均速超过95英里的高球速先发投手吗?

后援投手更不用说,查普曼(Aroldis Chapman)、狄亚兹(Edwin Diaz)、巴坦西斯(Dellin Betances)、凯利(Joe Kelly)、金布瑞尔(Craig Kimbrel)、赫雷拉(Kelvin Herrera)等好几名终结者、布局投手,都是大家耳熟能详、有能力轻松投出98英里以上速球的选手。

这两年,球速足以挑战、超越上面前辈地位的年轻球员,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包括本季取代查普曼成为大联盟新直球均速王的红雀新秀希克斯(Jordan Hicks,直球均速达99.2英里)、光芒队强力左腕艾拉瓦多(Jose Alvarado,直球均速为98.3英里)、后援右投史坦尼克(Ryne Stanek,直球均速为97.3英里)、马林鱼中继投手葛雷诺(Tayron Guerrero,直球均速为98英里)、天使新牛棚成员安德森(Justin Anderson,直球均速为97.9英里)等等,根本族繁不及备载。这些球员的球速都不是普通地快,而是达到能轻易上看98英里、极速破百都不成问题的骇人程度。

还记得13年前,当老虎后援投手祖玛亚(Joel Zumaya)登上大联盟飙出破百英里的速球时,球界处处发出咋舌之声,这样的球威和表现在那时候可是大新闻,因为几乎没有所谓能「经常」投出百英里火球的投手,那时全联盟先发投手的直球均速仅90英里、后援投手则为91.3英里,整个联盟上下只有祖玛亚的直球均速超过98英里。时间快转到13年后,现在大联盟的记者和球迷看到百英里的速球出现,似乎早已见怪不怪,火球男遍佈各队的先发轮值和牛棚,如今大联盟先发投手的直球均速已达92.1英里、后援投手则上升到93英里,而2017年直球均速超过98英里的投手数量,更多达17位。

直球球速的不断增加,致使打者的挥空率、三振率上升,场内球的数量跟著减少;从另一个角度看,由于大家一味的追求球速,许多年轻投手宁愿牺牲控球精淮度,以获得测速雷达枪上的亮眼数字,加上打者愈来愈倾向耐心选球,导致保送数量也往上抬升,连带进一步挤压掉场内球佔所有场上事件的比例。在球速变快、三振变多、保送变多、打者挥空率变高的情况下,一旦某场比赛打者近年流行的全力挥棒策略运气稍微差一点,没有出现全垒打,就很容易催生无安打比赛。

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棒球年代,一个由三振、保送、全垒打跟无安打比赛主宰的棒球世代。五月初到现在,不过十天左右的时间,大联盟就出现了派克斯顿的无安打比赛、其他五名投手投出至少六局的无安打内容、三场先发投手飙出至少15次三振的比赛,以及两场单一球队至少挥出五发全垒打的球赛。

无论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棒球,血淋淋地事实是,它正真真实实地在我们眼前发生、蓬勃。而在联盟下一次修改重要规则,调整棒球运作的本质与球员的行为诱因前(如1920年代联盟修改球被使用的规则,开启活球年代/或是1969年联盟降低投手丘高度,终结投高打低严重失衡的情形),身为美国职棒迷的我们,都得接受这经过理性思维极大化各种行为效益后的棒球现状。内容由188bet收集并整理:http://www.myzhuzaizhe.com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